白鹿一惊枝

很喜欢夏目漱石的这句话,两人月夜散漫,背倚星汉苍穹,足踏九州大陆,偶的空隙,抬头看清辉,爱人在身旁,很情很悠然。

以刀尖,抵刀尖,
我们心头的铅云,都哑。
       ——《最后我们留给世界的》野象小姐

皎月在仲秋,高挂枝头,偏比春色。